?
 
作者:孔維林 馬一凡 來源:《國科大》 發布時間:2020/12/18 13:01:37
選擇字號:
青年教師王曙明:最自豪的時候就是站在講臺上的時候

 

編者按:他中等身材,牛仔褲搭配著襯衫,戴著黑色圓框眼鏡,有某種理工科樸素的儀態,榮獲2019年“成思??蒲谐晒?rdquo;、2019年“國家自然科學優秀青年基金”、“優秀青年教師”等眾多獎項,也許你沒見過他,但他就在這兒——在中國科學院大學(以下簡稱“國科大”)這塊熱土上耕耘著,收獲著。

“數學是很美的,是很純粹的邏輯之美。”回想起報考數學系的初衷,王曙明仍覺得學習數學讓他感到快樂,那時候對于大多數數學系學生都感到困難的抽象代數,對王曙明而言是一個又一個有趣的挑戰,“代數王子”的稱號在系里也是聲名遠揚。但隨著數學學習的深入,王曙明開始迷茫于如何學以致用,而有時老師也難以給出明確的答案,此時王曙明便開始自己探索。

攝影/涂植鵬

從數學學士到工學博士

升讀研究生的時候,王曙明順理成章地轉修了應用數學專業,又因為一次討論會和早稻田大學教授的交流,確定了自己的興趣所在并決心申請早稻田大學運籌學博士,邁開了從理論到實踐的第一步。

跨專業的選擇意味著王曙明一直以來接受的良好數學訓練成為雙刃劍——既是優勢,又是思維上需要逾越的障礙。在常人的印象中,數學系的學生在許多專業學習中都具有得天獨厚的基礎優勢,但王曙明逐漸認識到,運籌學及管理科學研究與數學研究有著本質的不同。其最重要的是所研究問題的價值挖掘與提煉、思考角度的合理性與創新性以及對于問題核心點的“深度理解”。數學技能的合理運用確實可以為這一系列思維過程完成后的深度理解形成嚴謹的表達,但過分地沉浸于數學技巧往往無益于問題本身價值的發掘,甚至適得其反。正因如此,王曙明坦言,用了整整兩年的時間來轉變自己的思維方式和看問題的角度。

時光不負有心人,在拿到早稻田大學工學博士學位畢業證時,王曙明已在本領域國際著名學術期刊發表了13篇論文,其中有4篇發表在當時日本頂尖大學工學院畢業要求的頂刊上。由于突出的研究業績,王曙明獲得了日本學術振興會(JSPS)青年科學家特別研究員計劃的支持,他也是全日本博士生申請者中由于申請材料優秀而免除面試環節直接內定的佼佼者之一。同時,王曙明也獲得了國家留學基金委所頒發的“國家優秀自費留學生獎”。這些都是王曙明努力的結果,更是選擇正確的標志。從數學系學士到運籌學博士,最優化決策的專業方向之下,王曙明對自己的人生,也有了清晰的規劃。

在企業中千錘百煉

博士畢業后,王曙明再次面臨艱難的選擇:是回到校園教書育人,還是進入企業解決實際問題?那時候博士學位答辯上評審主席的建議,一直縈繞在王曙明耳邊:“你的研究業績很好,但我建議你到企業實踐中去工作幾年,也許會有新的想法。”這個想法自此在王曙明的心里發芽。偶然的一次機會,王曙明向中國銀河證券投遞了簡歷,憑借優秀的履歷順理成章地拿到offer,他思考了很久,最后決定放棄幾所國內頂尖高校的教職,進入銀河證券風險管理部及研究部,“趁著年輕,去看看到底競爭激烈的金融企業是如何解決實際問題的。”

后來的王曙明也一直很感謝這段時光,能夠有機會真正接觸企業的核心業務,從而深刻理解企業的需求。這也使他在自己之后的課題研究中,更有針對性考慮模型使用者的需求。“在我之后做研究的時候,我腦子里會永遠裝著這個東西——用戶需求。”而剛進入企業時,王曙明更慶幸的是,自己曾接受過的博士階段的訓練,這讓他在面臨復雜的實際問題時,能夠很快地抓到問題的核心。

業界和學術界最大的區別就是如何高效地解決實際問題。如果說博士生涯帶來的是專業度的提升,是專業領域的深入,那么企業帶來的鍛煉就是效率至上。尤其是短時間內學習乃至掌握新知識,無疑是極大的挑戰?;貞浤嵌螘r光,王曙明說:“每天要看行研報告,開晨會,盯盤,和各個業務部門交涉。同時學習強度也超大,最多時要同時學習5本書,以滿足新業務上線的需求。”長時間高強度的工作,在極大地鍛煉了工作能力的同時,對于個人能力極限也是極大的考驗。那時候王曙明常常熬夜到凌晨,最多的時候一天要跟六個不同的產品會議,晚上還要加班研究不同業務的壓力測試模型。超負荷的工作節奏讓王曙明覺得自己就仿佛一臺無法停歇的金融機器。但更重要的是在這樣密集的工作下,王曙明經常沒有時間對自己感興趣的問題進行深度思考,王曙明說:“這是無法接受的。”

在深思熟慮之后,王曙明辭掉了高薪的工作,作出了回到學術界的決定。從銀河證券到新加坡國立大學,三年后回到國科大工作至今,在大學做老師的日子讓王曙明覺得“我又回來了”。但和畢業后直接進入大學做老師不同,“千帆過盡”的王曙明此時的研究已不再是紙上談兵,有了實際行業工作經驗的他,仍記得自己本科在數學系曾經問過老師的問題——我們學的知識到底有什么用?“現在我可以,也能夠給我的學生回答當年我問我老師的問題了。”

重回校園再出發

提及回到國科大這一選擇,王曙明坦言,一方面是出于對中國科學院這座科學殿堂的向往,另一方面也是出于對經濟與管理學院院長汪壽陽教授的崇拜。“汪老師其實在我本科時期就是我的學術偶像了,后來在海外一次偶然的機會建立了聯系,然后回國在他身邊工作直到現在,想起來覺得自己好幸運。”回到國科大以后,王曙明切實感受到了國科大的平臺能夠提供的各種資源和優勢,而其中很重要的就是國科大高質量的學生。“作為教師,我們很關心的一點就是,我的學生到底有多優秀?”而國科大在這一點上,毋庸置疑。也正因如此,王曙明時刻以高標準要求著自己,他認為只有這樣才不會辜負對優秀學生的培養,才能讓他們變得更加優秀。

在回到國科大之后,王曙明的研究方向和招生方向都是管理運籌學,這個年輕又充滿前景的專業。王曙明用這樣一句話來概括他眼中的運籌學:如何用最智慧的操作來實現管理決策目標?,F代運籌學作為發展迅猛的交叉學科,與許多領域都融會貫通,包括數學、統計學、數據科學、人工智能、經濟學、心理學,等等,并且在各個行業中都有非常重要的應用。比如,現代運籌學與統計學緊密結合,能夠幫助管理決策者從海量的數據信息中分析理解各種決策相關行為背后的規律,從而提取重要的決策知識,并以數據驅動的形式產生在線最優決策。正是由于這種深度交叉融匯,快速發展的現代運籌學正在以驚人的速度不斷弱化與眾多其他學科領域的邊界,這也對現代運籌學專家學者的知識結構的深度與廣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這些,也正是現代運籌學得以吸引眾多學者投身研究的魅力之所在。

王曙明認為,保持持久的研究熱情與學習能力是做好研究的基礎。這是他對研究團隊的要求,也是對自己的要求。組里的學生,不僅要精通數學優化建模,還要有扎實的概率論與統計學基礎,同時還需練就較強的代碼能力,不斷學習是這個團隊的鮮明特色。

為了讓學生深刻理解學以致用,王曙明基于與多個企業的合作關系,讓他的學生們能夠有機會去企業實地參與行業問題研究,和產品負責人面對面開會,從頭到尾清清楚楚地了解企業是如何運作的、決策者到底關心什么。這樣的經歷也讓學生受益匪淺。此外,王曙明主持參與的多個國家級科研項目,也是運籌學解決實際問題的很好詮釋。他在參與新加坡NRF-CREATE項目 “超大城市下一代垃圾能源再生系統開發研究”中,通過運用運籌學與統計方法揭示了垃圾能源再生系統管理的重要啟示:高科技含量的垃圾處理生物技術固然重要,但如何通過智慧的運營方案有效管理配置這些技術,才是保證能源再生企業的健康運營的關鍵。并在該啟示下開發了一套再生能源系統運營方案模型,得到了工業界管理層的認可。

近些年王曙明的努力,在科研成果方面有非常直觀的體現。他獲得了多項榮譽,包括連續多年中國科學院大學“優秀個人獎”、2019年“成思??蒲谐晒?rdquo;。他還成功申請了2019年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優秀青年科學基金項目,這一項目每年的競爭都非常激烈。王曙明坦言,在剛回國的幾年確實吃了很多苦,教學和科研壓力同在,頂住壓力的同時,堅持研究是非常不容易的。

“最自豪的時候,就是站在講臺上的時候”

在作為國科大的教師站上講臺之時,王曙明有自己的想法和執教之道。在開一門新課的時候,王曙明往往會提前4個月開始備課,并組織討論班研究相關學習材料。這樣的方式雖然工作量大,對于提高教學質量和培養學生卻非常有效。在課堂上的引導方面,王曙明也有著自己的方式。他在課堂開始時先拋出一個問題,然后一步一步地引導學生來思考如何解決問題,并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把課程要點融入進去,讓學生跟著老師的思路抽絲剝繭,順藤摸瓜地學會知識,身臨其境地解決問題。這種方式極大地提升了學生的課堂參與度和注意力,也無疑是對教師能力的一個重要考驗。王曙明做到了,并且做得很好,課程結束后超高的學生評價證明了一切。

對于研究生培養,王曙明要比學生自己更懂得他們的潛力所在,因材施教,薪火相傳。對于聰明但不夠沉穩的學生,就及時點撥矯正方向,對勤奮但缺乏“靈光”的學生,就給予充分的耐心,拉長學生成長的周期。從對不同的學生的培養之中,王曙明自己也得到了成長,“我的學生從一張白紙成長到現在能夠對問題有自己的觀點,對我而言,是非常有成就感的。”

而談到教師職責,王曙明說近些年時代飛速進步的同時,也帶來了一些限制,“現在的學生都更喜歡短平快的東西,相比以前更浮躁了。”比如,統計機器學習課程上到第三節課時,就有十幾名同學反映課程難度太高,希望老師降低難度。但是王曙明沒有讓步,“在原則性問題上是必須堅定的,我不會妥協課程學習要求的標準。”王曙明說,他寧可一些學生退課,也要讓上他課的學生懂得打好數學基礎的必要性。他的經歷讓他深刻地明白,不管是做學術研究還是行業實務,扎實的專業知識基礎是多么重要。并且在萬眾創新的今天,背后深刻的邏輯就是創新需要扎實的基礎,只有把底層原理都了然于心,才能真正地做出實質性創新,而不是“表層的移花接木”。這不僅是王曙明作為教師的苦心,也是他作為一名學者的抱負。課程結課后的評語也說明了他的堅持是有意義的,“這是我上過的最用心的課”,“希望國科大有更多像王老師這樣的老師”……

這是一名教師最自豪也最滿足的時刻,學生的眼睛是雪亮的。獲得“優秀青年教師”獎項,更是一種肯定。王曙明坦言,回國從教的幾年,他心中80%幸福感來源于上課。“研究大多數時間都是伏案孤身,難免麻木,但教學從來不是,和學生的分享和交流,看著他們從一開始完全不懂到展示出潛力,未來可能成為領域內的優秀人才,是非常幸福的。”

這和科研中長時間的思考、努力得到理想的結果、發表頂級期刊論文并獲得同行認可不同,這些成就感往往是短暫的,王曙明說,教學帶來的幸福感是“不一樣的,是更持久的”。(原標題:王曙明:更持久的幸福感是什么 作者系國科大記者團成員)

 
特別聲明: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傳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著代表本網站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站轉載使用,須保留本網站注明的“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轉載或者聯系轉載稿費等事宜,請與我們接洽。
 
 打印  發E-mail給: 
    
 
相關新聞 相關論文
?
圖片新聞
肥胖削弱抗癌防御系統 “糖衣”告訴細胞何時造血
火星像個夾心蛋糕 “玻璃碎片”是如何在細胞內形成的
>>更多
 
一周新聞排行 一周新聞評論排行
 
編輯部推薦博文
 
国产成人精品日本亚洲_国产高清在线a视频大全_国产肥熟女视频一区二区